復活猛獁象霸王龍只是時間問題,侏羅紀公園離成真又近了一步

侏羅紀公園的成真,離我們又近了一步。最近,哈佛大學的科學家成功重組了滅絕物種「小灌木恐鳥」的基因組,這讓小灌木恐鳥的回歸近在咫尺,也讓人類看到了復活恐龍的希望。

15202686118751.jpg

小灌木恐鳥是紐西蘭標誌性的特有鳥類,身高約1.3米,曾是當地最大的陸地食草動物,但在500多年前,由於遭受了人類的無情獵殺而滅絕。

15202686117187.jpg

研究人員在多倫多皇家安大略博物館找到了突破口,他們成功在一個小灌木恐鳥的標本恥骨上提取到了DNA。然而由於DNA會在生物死亡的幾天內就開始衰變,重組基因組的工作,就好比復原一隻摔碎的杯子。

15202686117287.jpg

多虧最新的「高通量測序技術」,可以實現DNA的隨機片段化、並能一次性延伸對比資料庫中的上百萬條DNA信息,最終得出完整的DNA序列。上世紀末進行的人類基因組計劃一度花費了30億美元,而如果當時有這種黑科技的話,成本將大大降低。

15202686115559.jpg

獲取正確的DNA序列后,研究人員還需要面臨一個更大的挑戰:找出它們在染色體上的正確位置及順序。

15202686113142.jpg

為此他們不得不求助「鴯鶓」,這是9種恐鳥中唯一倖存的一種,雖然它與小灌木恐鳥的DNA不同,但在排列方式上卻共享著相似的結構。

15202686128597.jpg

對比分析了數百萬個DNA片段中的9億個核苷酸之後,哈佛大學的AlisonCloutier終於完整地重組了小灌木恐鳥標本上的DNA。

15202686122811.jpg

基因對照法的成功,立刻引發了「復活滅絕物種」事業的高潮。加州大學聖克魯斯分校的進化生物學家BethShapiro照葫蘆畫瓢,成功重組了「侯鴿」的基因組。

15202686123002.jpg

侯鴿曾是北美種群最大的鳥類,極盛時期足有50億隻,它們因遷徙的特性得名,但這也沒能把它們從人類的手中救下。

15202686135450.jpg

BethShapiro乘勝追擊,又將精力放在了復活「渡渡鳥」身上。這是一種生活在馬達加斯加東側模里西斯的特殊鳥類,是有歷史記載的首個因人類活動而滅絕的生物,可以說是人類羞恥的「第一滴血」,也是恐龍之外最為著名的滅絕動物。

15202686133801.jpg

這一次幫助BethShapiro重組渡渡鳥基因的,是與渡渡鳥血緣關係最近的物種尼科巴鴿子。

15202686135848.jpg

其實科研工作者致力於復活滅絕動物的歷史已久,「比利牛斯山羊」就是人類首次成功復活的滅絕物種。曾有大批比利牛斯山羊生活在伊比利亞半島,但是由於過度狩獵,到1999年時只剩下一隻名叫西莉亞的雌性山羊還活著,一年後也喪命野外。

1520268613414.jpg

好在西班牙的生殖生理學家團隊留了一手,事先從西莉亞的耳朵內提取了一定量的細胞。2003年時他們利用克隆技術,將載有比利牛斯山羊基因的受精卵成功植入了57隻普通山羊。結果只有7隻山羊順利懷孕,但其中6隻都以流產告終,僅有1隻帶有肺部缺陷的比利牛斯山羊幼崽降世,並在7分鐘后窒息而亡,不過,學者仍將之視為一次成功的復活行動。

15202686137836.jpg

這個思路後來也被研究者用在了猛獁象身上。前幾年,韓國Sooam生物技術研究基金會攜手西伯利亞東北聯邦大學的猛獁象專家,在西伯利亞河邊的冰凍懸崖上,用巨型軟管鑽通了數條隧道,並在其中尋到了大量猛獁象的殘骸,包括骨髓、脂肪、毛髮與皮膚。

15202686138541.jpg

研究小組計劃請亞洲象當代孕媽媽,通過克隆的方法讓猛獁象重返人間。他們試圖通過電擊使亞洲象的卵子分裂,然後放入從猛獁殘骸中提取的DNA,再將發育形成的的胚胎植入代孕媽媽腹中。

15202686148945.jpg

日本京都大學的教授入谷明則有著其他想法,他計劃從冰凍的猛獁象屍體中直接提取精子,並通過人工受精繁育猛獁象。

15202686145704.jpg

而哈佛醫學院DNA專家George Church和幹細胞先驅RobertLanza劍走偏鋒,他們將猛獁象的皮膚細胞用化學物質加以合成,轉化為能夠深入其他生物組織的有效幹細胞。

15202686142865.jpg

利用DNA編輯技術,他們將猛獁象的基因替換到亞洲象的皮膚細胞中,期望通過生成胚胎幹細胞來影響亞洲象的體外特徵,由外到內地塑造一隻猛獁象。

15202686147680.jpg

然而猛獁象滅絕已久,幾個研究團隊都遇到了各自的難題:從冰凍的猛獁象屍體中無法獲取足夠的DNA;哺乳動物的精子冷凍有效期只有15年;收集大象卵子同樣也很難完成。

15202686151763.jpg

不過,現在有了基因對照法的技術突破,相信猛獁象的復活也即將迎來重大進展。萬一他們真的成功了,這些復生的猛獁象該安居何處?俄羅斯生態學家SergeyZimov早就針對這個問題進行了部署,於1988年就開始著手建立猛獁象的秘密居所。

15202686154330.jpg

這片位於西伯利亞東北部,佔地160平方公里的自然保護區,相當於200多個故宮大小,SergeyZimov將它命名為「更新世公園」。更新世作為一個地質年代,屬於冰河時期,比同屬地質年代的侏羅紀要晚上一些。

1520268615594.jpg

這裡草原、森林、沼澤、湖泊應有盡有,養上一群猛獁象絕對不在話下。

15202686165230.jpg

如果猛獁象能夠成功回歸,劍齒虎、乳齒象什麼的還會遠嗎?

15202686168962.jpg

不過,根據最新的數據,即便能重組滅絕動物的基因組,也只能恢復其基因組中的85%,也就是說即使成功了,重返我們視線的也不會是當年那些可愛或兇猛的動物了。就算樣貌一致,也多少會在社會行為或其他方面存在差異,例如,吃素的霸王龍?但至少,侏羅紀公園,不再只是空想了。

15202686169069.jpg